橙流氓

只要有想见的人,就不会再孤单

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太太2

ooc了
沙雕粉似黑






loft当然不只蓝雨众人混

你绝对想不到

联盟的脸

是loft文圈大佬

今天的周泽楷产粮了吗








在loft上有位太太,常年霸居tag前位,写联盟里的人,那叫个惟妙惟肖活灵活现(什么鬼),写的国家队日常一度被誉为日常向的典范,而且此太太游戏经验丰富,战斗场面生动精细,对于高端操作解释的十分清晰,甚至远超解说员,使人不禁怀疑,这人莫非是哪家的职业选手?





不过这说法很快被推翻

理由:

连周泽楷都能写到崩!!






这位太太文里的周泽楷,语速堪比黄少天,嘲讽堪比叶修,机智堪比喻文州,逻辑堪比张新杰……

吃瓜群众表示:“太太您这误会得多深啊!”

电脑前看着评论的周泽楷苦涩的笑了笑,他微微地叹了口气,漂亮的右手扶上额头,又揉了揉头发,心中感慨


“MD你们对我的误会有多深啊!!!”




思寻片刻,他颤抖着敲起了键盘

“周泽楷十八岁那一年,第一次被采访,兴奋的他有满肚子的话想要跟记者讲,可采访开始,记者的第一个问题是:

‘你见过叶秋吗?!’

周泽楷一脸懵逼

这不是按套路来的啊?

不应该问我打荣耀吗?

怎么扯上叶秋了!?

记者仍在坚持不舍的问着:什么叶秋是不是猥琐,他是不是很丑,还是有啥隐疾,还是他是某个组织的黑暗boss,要么他一定是黑夜里的潜行者,白天打荣耀,夜晚就去伸张正义,结果不小心被人看到,于是从不露面……

周泽楷彻底崩溃

从此,面对记者,每当想要机智回答的周泽楷,就会回想起那一天被支配的恐惧……

从此,口若悬河周泽楷,回答只剩‘嗯,好,不错,加油……’

其实他是有口的啊!!!!!!”











含泪打下这行字,周泽楷如释重负,当年的心酸,全来品品吧,你们真当我沉默寡言,鱼唇啊!




周泽楷满怀期待的等着评论



“嘤嘤嘤,太太写的简直像真的,心疼我楷楷,还好不是真的( ‘-ωก̀ )”

“我一直误解太太了,原来太太才是真爱粉,这爱深沉热烈,令人动容啊(*꒦ິ⌓꒦ີ)”

“话说为毛上面都是颜表情?好吧太太您真是太戳心窝了(๑ १д१),一定是很希望枪王大大能像您写的那样开心的怼来怼去吧!”


……








尼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








今天的枪王还是没能逃脱标签呢




















对了,周泽楷的loft号叫

口吕品

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太太

极度ooc咯
沙雕
如有雷同,那我俩有缘

面基产文















蓝雨副队有个不为人知的习惯

每日睡前刷loft

关于这个习惯的由来,蓝雨副队表示,我只是某天心血来潮搜了下自己的名字,结果跳出来了一些“别致”的结果,好奇心的驱使下,点下误终身的一点,从此


新世界的大门为我敞开



在翻了一段时间后,黄少天发现一个太太的文简直就是职业选手生活的真实记录,从今天叶修的烟是啥牌子到孙翔的内裤是啥颜色,应有尽有。但上述内容只在世邀赛时更,大多时候,这位太太更的是庙药日常互怼,而且,大多是他药赢,每篇都不忘diss黄少天的话痨,并且丧心病狂的黑喻文州的手速。



我才不会告诉你黄少天一边气愤至极一边点下了小红心小蓝手了。








哦对了,那个太太叫“我药压你庙”








黄少天表示,这一定是王杰希的阴谋,我生为蓝雨堂堂剑圣,怎能容他如此黑我大蓝雨,我一定要捍卫我蓝雨尊严!


于是他约了那位太太面基



正好值蓝雨客场对微草,那位太太坐标也显示在B市,黄少天想嘿嘿这下你王杰希跑不掉了吧,在一个阴雨的下午,黄少天冒着被认出的危险只身前往咖啡厅。




当天B市人民表示看到了一个疑似外星生物的毛茸茸的玩意儿。




咖啡屋里,黄少天一眼望到了跟自己一样的生物,只是是绿色的罢了

他走过去,在那人对面坐了下来,然后打开QQ,拉出王杰希的聊天口,开始打字

“杰西啊,在哪儿呢”
“喝咖啡了”
“好喝吗?”
“……勉强吧”
“那你抬头看看”
“咿!一个毛茸茸的怪物”
“……”
“那是我”








于是在那个下午,王杰希与黄少天进行了深刻的人生探讨,结束后,王杰希表示,我可能要洗洗耳朵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你以为就这样吗?













事后,喻文州与王杰希的QQ对话

“这个人情你必须还啊,简直折寿!”
“放心王队,下次蓝雨我请你们G市一日游^_^”
“你们蓝雨环境这么险恶的吗,还要陪黄少天看同人文!”
“我愿意^_^”
“……”



某喻先生表示,用了loft写文,得按对方的立场来,把己方黑的如那啥一样,体现出对方的小气,己方的大气,同时,还能掩盖自己身份,给人以误觉,简直机智如我,一举两得。












不明觉厉的黄少天仍在每天刷着loft

想象了下小戴用方言发飙

不得不说

是很ooc了



“肖时钦劳资是信了你的邪才tm来介破的鬼地,你跟劳资将,四不四对劳资有意见,你讲,你tm劳资一从训练营上来才好呵,你就跑了,跑个锤子哟你。。。。。。”

肖时钦:。。。。
“小戴,注意素质。。。”




粉似黑的沙雕橙

ooc预警
私设注意!伞哥为十八岁生日当天出的意外





“来,干了这杯,还有一杯!”

“魏琛要点脸好吗,你看叶修都要倒了...”

“哎老板娘,咱好不容易客栈越办越红火,喝一点也没事嘛,是吧老叶?”

      叶修松懒得趴在桌子上,额间的碎发稀稀落落的搭在前面,微醺的气息一扑一扑的,他知道自己醉了。

      上一次醉还是那时呢。
   

      那家伙还在呢。

       好像......还发生了一些事呢!


     “阿秋,你说,你怎么就那么好看呢,唇红齿白的,肯定有不少姑娘家倾心你吧......”叶修如烂泥一般,瘫在苏沐秋身上,两只手还不安分的在苏沐秋身上游走,他把头轻倚在沐秋肩膀上,温热的鼻息扑在脸上,苏沐秋感到了丝微微的燥热。

     “你醉了,阿修”

     “是吗?”叶修微微偏头,迷离的眼神侵略着苏沐秋身上的每寸肌肤,淡淡的酒气扑向沐秋的耳朵,痒痒的,像小猫爪挠心。燥热的感觉更强烈了。

     “别闹!”苏沐秋正了正身,却仍控制不住身体中那呼之欲出的猛兽,他只觉得心中有火在烧,滚烫无比。

      “嗯?!脸红了......嘿嘿”叶修把脑袋凑更近了,喷出的酒气熏得苏沐秋心中的猛兽更猖狂,并且还一直在咆哮“吃了他!吃干净!吃了他......”

       “唔......”苏沐秋心中疯狂念着“空即是色,,色即是空......”
    

       “嘭!”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苏沐秋睁大开了眼,猛兽解封了。

        叶修咬住了他的耳垂。
  


       ......





       叶修猛地惊醒

  
    “阿修,是做噩梦了吗”

      桌上空无一人

      远处踱步来一身影

      苏沐秋从暗处走出

       慢慢靠近,叶修抬起头,望着面前翩翩公子,还是那样嘴角带笑,眉梢轻挑,熟悉的样子。

      “阿秋,我,我做梦,梦到到你,你......”

       苏沐秋慢慢凑近,唇珠似有似无得碰到叶修的脸颊,撩得叶修双脸泛红。

        慢慢移,慢慢吐出气息   “阿修,我在这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两唇就要碰到了





         不,不,你不是他,你是谁?











“铃铃铃,铃铃铃...”

阳光打进一件小小的出租屋

叶修睁开眼

为什么我做了这么怪个梦,梦里面都谁啊

都什么事啊

    叶修大早上感觉挺糟心。

     “快点啦叶修,今天是我十八岁欸,你别不会忘了吧!”苏沐秋在门外喊道

      “哦,来啦”














这篇,有点冗杂吧,没有表达到自己想要的样子,也有点 色气 但,我是爱伞修的,嗯♡

阿啾

ooc注意
撞梗可能我们有缘吧
期末考试产物,答应岭安的@岭安今天也被马修了吗? 






退役后的叶修很清闲,工作之余打打荣耀,也学着简单的做菜,一人单住一边,也会去逛市场买菜,甚至,他还喂了只小奶猫,取名“阿啾”。

对此,叶秋不止一次怀疑,叶修把自己养 活就不错了,养一只小奶猫,对他来说难度太大了些。他一直认为他的哥哥并不是一个爱小萌物的人。

事实上,叶修与阿啾生活的挺好:叶修常常抱着阿啾打荣耀,阿啾则窝在叶修怀里睡觉。有时阿啾会跳到工作台上这里摸摸那里瞧瞧,它最喜欢的就是电脑旁那张苏沐秋单人照,经常抱着不松爪。每每这时,叶修都会轻轻的叹口气“你也喜欢他啊!”也不知在感叹什么,说完,便远远望着窗外,空气中弥漫着不经意的悲伤……

魏琛和方锐经常笑叶修说,你这是把猫当儿子养了,叶修却只是勾了勾嘴角,撸着阿啾的猫说“这就是哥的儿子,是吧阿啾?”阿啾也很听话的喵了声,举了举爪子以表赞成。

日子不咸不淡的飘走,人猫之间,一直默契的存在一个叫沐秋的男孩,在他们心间。

在兴欣又一次夺冠后,叶修参加了庆祝会。所有兴欣人员,眼里都盈着泪水,从草根开始,再一次的夺冠对他们来说有多么不易,好在他们做到了!叶修被灌了酒,虽说酒量差,但比以前还是好些,起码能自己回去。喝醉了的叶修很乖,一点也不闹,在一路平安的走到了家后,他望向门口:屋里好像有灯,门好像被打开了,一个人影影约约的走了出来,他好像在说“回来了,阿修”声音像极了苏沐秋。

叶修呆呆的看着,颤抖地问那个虚影“是你吗?沐秋。”

在他面前的,只有轻声叫的阿啾。

阿啾望向叶修身后,有道虚影,轻轻的抱住了叶修,可一碰到叶修身体,就被穿透。
那道虚影说着只有他才能听见的声音

“阿修,我一直都在啊。”













很短,先只是想满足岭安那个家伙说的要伞修刀,然后想写的治愈些,虽说虐伞修就是伞哥默默守候叶修,叶修思念伞哥,可写着就虐到自己了。一直觉得叶修养猫很好玩,算是满足自己的私心吧。期待岭安画一个伞修糖出来


就是盆薰衣草

张新杰早上起来发现窗前多了盆薰衣草

谁放的?!

百思不得其解

“算了,等他主人拿吧”

到了训练室,见韩队在,就跟他说了下

奇怪的是,韩文清没啥反应,只是问了
“喜欢吗?”

张新杰想了想,挺香的,喜欢



第二天,窗前那盆不是昨天那盆了,张新杰一脸蒙,嗯?!

这时隔壁张佳乐打着哈欠,慢悠悠地走着过来

“新杰早啊!哟,这盆谁的。”

这话说的......“张佳乐前辈,昨天那盆你的?”

“嗯,送大孙的,放错了。”

张新杰很奇怪“你为什么送薰衣草?”

“啊?是这样,薰衣草的花语是...”

“哦,我想起来了,你那盆是老韩和我一起买的!”


哦?

张新杰笑了

薰衣草等待爱情


等你


End
谢谢建议@岭安 

布剪刀石头(方王)

第七赛季夏休期

“真的要退役吗?”

“给孩子们更多未来啊!我老啦,打不动了……”

“滚...... 才六个赛季,我还坚持着,你刚拿了个冠军你跟我说退役?!我不信。”

“而且你走了,那王杰希呢?”

“我......”

方士谦很无奈,林敬言这么激动,他当然知道林敬言的难受。同第二赛季出道的,张佳乐走了,孙哲平走了,张益玮走了,现在自己也要走,就只剩林敬言一人还在坚持。其实自己心里最清楚,自己是有多么不舍得荣耀,不舍得微草,不舍得那个自己之前一直讨厌的家伙。可是......

“真的决定了?”来者是王杰希

“嗯”

“一点也不后悔?”

“......嗯!”

王杰希此时心中很不是滋味。那个陪他夺得两冠的伙伴,那个十分感性的小前辈,那个微草的小公举,他自己心里的小公主,就要离开了。虽然是个令人头痛的家伙,但却是自己心中的至宝。他离开了,他要怎么办呢……

王杰希头疼起来

“对不起,没有带着微草建立起微草王朝”

方士谦抬头,望向王杰希。不一样的眼睛里,流转着难以分辨的情绪,有自责,有坚定,有承诺,还有一种,方士谦看不清,好像是,对于恋人的挽留。“怎么会呢”方士谦自嘲的摇摇头,自己还是想多了。因为林杰的事情,自己一度看不惯王杰希,张佳乐说是自己太感情用事了,可当初,是真不服那个比自己小的队长。后来,小队长展现了惊人实力;后来,小队长率领全队赢得第五赛季冠军;后来被蓝雨狙击连胜,小队长对全队的承诺;后来,第七赛季他们重登巅峰;现在,自己再不能陪伴小队长了,因为,因为小队长已经长大了,可以一人肩负起微草整队,他也可以放心走了。

“谢谢”

“什么?”王杰希不明所以

“没什么,你什么也没听到”方士谦又换上那副小公举嘴脸

“谢谢你,给我两个冠军,也谢谢你,让我懂得喜欢的感觉。谢谢你,杰希”方士谦在心里默默地想着

离开那天,微草全队送方士谦到机场。在登机前,方士谦叫住了王杰希

“喂,王杰希,布剪刀石头。”

“嗯?不是石头剪刀布吗?你想玩?”

方士谦笑了笑,转身,不回头的走了。

布剪刀石头

520

杰希,520♡





End
@岭安 第一篇文给你